【傻妹泣訴】為男友下海 送錢竟被打巴掌



小伊與酒店經紀男友的合照。愛情上很死心眼的她,即使男友後來嗑藥性情大變,她仍不願離開。(小伊提供)

25歲的小伊(化名)陽光的那一面,是會揹起背包就出發環島旅遊,個性獨立的現代女生。但另一面,她愛情死心眼,墮胎、被打也無所謂,還曾為了想用錢挽留男友,下海當最底層的酒店小姐。「不要看我大辣辣,其實我很重感情,對家人、男友就算再不爽,他們有什麼需要,我還是照辦。」小伊說,爸爸從小重男輕女,她很氣,但升大學那年,開砂石車的爸爸撞死人判賠五百多萬,她二話不說就放學先到加油站打工,晚上再到夜店當公關。

但這種習慣為愛付出的性格,也讓她經歷不堪。她跟當酒店經紀的男友交往兩年的期間,曾為他墮胎兩次還被洗進酒店上班。「男友要我休學,說先賺錢比較重要,他要我進手工酒店,說我長這樣進不了禮服店,叫我不要想太多了。」


為了供錢讓男友買藥,小伊曾身兼兩份酒店工。她不介意自己倫低階酒店小姐,還說自己付出問心無愧。(攝影/莊立人)

因為想多賺錢,小伊的男友自己也兼著當男傳播。「就是去陪女客唱歌、喝酒,桃園、新竹一帶還滿流行的。」但是,她覺得奇怪,兩人都下海了,怎反而愈來愈沒錢。「他動不動就跟我要錢,然後脾氣變得很暴躁。後來我發現,他不知何時沾上毒,錢都拿去買毒品了,還去賭博。」


其實小伊仍有女大學生模樣。(攝影/莊立人)

又毒又賭的爛男友,小伊卻不願放手,「我很容易想到對方的好。」小伊想用錢挽回男友,跑去身兼兩份酒店工,「下午在林森北午場酒店上班,晚上九點再趕到三重茶店做到早上六點。」這麼拚,她說是為了接到男友要錢電話時,她如期送去,或許可以得到男友溫柔的回應。「但有次送錢送晚了一點,他一看到我,就抓我頭去撞牆,然後打巴掌…。」雖然現在對男友已徹底死心,但小伊並不恨前男友,她說別人對她怎樣無所謂,她自己問心無愧就好。((撰文:楊筠)


小伊覺得與其說她是最低階酒店小姐,不如用「最拼命」來形容更貼切。(攝影/莊立人)
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news/people/287886